行業動態

疫情按下出版發行業融合發展加速鍵?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2020年3月27日 發布時間: 2020-03-27 15:18:27

導 讀


沖擊:線下渠道受阻,銷量銳減

 

● 出版發行領域多個環節受到沖擊,傳統的內容創作、生產印制環節、線下營銷等都面臨困難。

 

思考:讀者在哪里,出版人的觸角就要伸向哪里

 

 ● 人工智能被更深層次地應用到內容生產環節,出版單位要加快數字出版產品形態和服務模式的創新探索,尋找新的消費增長點。

 

● 做好基于用戶閱讀行為的大數據分析,加強用戶需求研究,優化產品定位和經營策略,進行內容和服務的分眾化、差異化提供。

 

改變:加快5G環境下的新業務布局

 

● 依靠內容創新、技術創新、模式創新,推動紙電融合、紙網融合,數字出版與智能化教育融合、閱讀終端跨界融合,打造全媒體出版服務體系。

 

● 技術賦能對融合發展有建設性作用。加快推動融合向縱深發展,優化數字出版流程,拓寬線上發行渠道,提升數字出版品牌影響力。

 

● 切忌疫情過后就有所松懈。

 

 

 突如其來的疫情,讓諸多行業摁下了暫停鍵,也讓出版產業融合發展啟動了加速鍵。近日,《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就疫情過后出版行業的融合發展進行了采訪。受訪者一致認為,疫情讓出版業認識到融合發展的重要性,提高了對融合發展的重視程度,加快了對數字出版等新興業務的布局,加快了對新技術、新形態、新模式的探索,某種程度上會起到“加速器”作用。疫情不會擊垮行業,只會加速行業高質量發展的轉型升級。

 

產業鏈受阻融合發展需提速


 “疫情發生以來,出版發行領域的多個環節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出版社的內容創作、生產印制環節、線下營銷渠道等都面臨著一些困難,而數字出版在業務流程、傳播渠道、平臺及資源方面的優勢充分顯露出來。”人民衛生出版社有限公司董事會秘書宋秀全認為,通過自主建設的數字平臺高效、精準地傳播豐富的數字化內容,較好地應對了市場變化和疫情影響,在滿足用戶特殊時期文化需求的同時,也履行了文化企業的使命擔當。

 

“這次疫情對紙質圖書的出版和經營帶來很大沖擊。”山東教育出版社社長劉東杰認為,疫情讓他們看到了出版社為網絡教育服務的差距,“在數字化教學產品開發和平臺建設方面做得還很欠缺,距離教育信息化、在線教學需求還有差距,這應該引起我們的深刻反思和對教育出版數字化轉型的高度重視。”

 

“線下實體渠道受阻,銷量銳減。盤活線上資源,融合出版的新機遇。”夢想人科技創始人周志穎一語中的。作為一家專注于將增強現實技術(AR)與少兒教育數字出版相融合的高科技企業,夢想人科技與140多家出版社進行融合出版的合作,出版了兩萬多本AR圖書,累計發行量10億余冊。周志穎認為,疫情也是出版業通過內容質量獲取用戶注意力,塑造品牌影響力的一個時機。“各大出版機構正在盤活已有的線上資源優勢,推動實現融合轉型發展。”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數字出版研究所所長王飆總結說,疫情讓出版周期拉長,傳統出版業務受到很大影響,特別是傳統印刷發行受到較大沖擊,勢必會帶來碼洋的萎縮、線下銷售收入的大幅下跌。但“疫情也讓數字文化需求大大增加,電子書、有聲讀物、網絡文學、知識服務等新興出版形態的需求大大增加。出版業需要對自身的定位以及發揮的作用進行審視,原有的出版流程、運營模式應該如何調整,是否能夠滿足各種情況下的需求,都成為出版業需要思考的問題。”


 “數字出版作為一種新興出版形態,不僅對出版本身,而且對人類社會生活,尤其是對人類的知識傳播、信息交流、閱讀行為和閱讀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在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敖然看來,疫情是個災難,又何嘗不是一個契機?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后生。“疫情之后,相當一部分出版社和實體書店會主動尋找自己的出路。”敖然認為,當下的困境的確痛苦,即便疫情過后,部分用戶的線上消費、學習、閱讀的習慣生成或進一步強化,此時此刻積極尋求改變的思維反而是黑暗之中的一道曙光。

 

 

疫情倒逼轉型升級融合創新是王道

 

此次疫情,也是一次倒逼,倒逼出版發行企業加快創新、轉型升級。采訪中大家對此達成共識。

 

疫情發生以來,人衛社借力融合發展優勢主動出擊。一是防疫圖書紙電同步出版,助力一線抗疫工作。二是整合人衛數字化平臺和教學資源,助力醫學教育界抗疫。“讀者在哪里,群眾的健康需求在哪里,作為出版人的觸角就要伸向哪里。”在宋秀全看來,出版業融合發展應進入“快車道”。他介紹,人衛社在醫學教育、醫學學術、醫學考試、大眾科普數字出版領域及數字版權保護等方面積極探索嘗試新技術的應用和突破。如在“人衛臨床助手”APP中建設“智能診療”系統,在“人衛用藥助手”APP中建設“智能問藥”系統;在醫學考試輔導系統、中國醫學教育題庫等項目中,積極應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服務提升教學質量。


圖1.png

“人衛助手”系列知識服務數字平臺(人衛社供圖)

 


“疫情讓數字內容的消費需求大大增加,數字閱讀成為常態,為數字閱讀習慣和新興文化消費的培育帶來機遇。”王飆說,疫情期間,在游戲、教育、新聞等領域,云服務成為發展的重要著力點。在線課程、直播課程等“云端”課程的開發保障了疫情期間的教學需求;人工智能被更深層次地應用到內容生產環節,如抗疫歌曲《春回江城》就是運用AI進行創作的。“出版單位要通過探索新興線上服務模式,加快數字出版產品形態和服務模式的創新探索,尋找新的消費增長點;要充分運用新媒介、新渠道,加強品牌建設,增強用戶黏性,提升品牌影響力;要加強用戶需求研究。做好基于用戶閱讀行為的大數據分析,精準把握用戶需求,優化產品定位和經營策略,進行內容和服務的分眾化、差異化提供。”

 

在周志穎看來,數字出版是融合出版的一種重要形式,是出版業融合發展道路上必須經歷的一環。他認為,疫情中云閱讀的興起,在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出版業融合轉型發展的緊迫性。“用戶的閱讀習慣在整個知識服務產業中都是至關重要的,現在互聯網內容生產,無論是在內容呈現形式還是類型上都必須從用戶視角出發,與用戶特點、閱讀習慣、閱讀時間相適應。”他坦言,出版企業要強化互聯網宣傳,走互聯網融合發展道路。“看清未來閱讀市場的發展趨勢,知識服務形式。”

 

“受疫情影響,出版業融合發展的迫切性更加凸顯。”劉東杰坦言,突發的疫情,只是全面檢驗了一下我們出版業尤其是教育出版行業服務教育信息化發展的融合出版質量和程度。“教育出版的數字化轉型任重而道遠。”



新技術賦能出版產業發展新布局可期


疫情是風險,也是機遇。“技術的進步極大地推動著出版業的轉型升級。而突發的外部化因素只不過使這一變化加速罷了。正如2003年非典疫情助推了電子商務產業的發展,彼時京東、當當增長速度陡然加快。”敖然表示,突發的公共衛生事件,一方面使一些對線下顧客依賴性強,且競爭力不強的產業形態和企業舉步維艱;另一方面也會催生出有競爭力的新業態和新企業,涌現新的業務模式和商業模式。

 

“5G時代,物聯網會因為信息傳輸和存儲效率的提高加速推進,讓讀者與出版單位之間,讀者之間以及讀者與內容、產品之間有了更緊密的連接與互動,充分發揮用戶優勢。”王飆坦言,未來具有數字閱讀功能的智能產品、數字閱讀消費場景都將得到拓展,對出版業的內容和服務模式創新提出新要求。同時,區塊鏈技術在電子數據的保存、處理、追溯方面具有天然優勢。實現版權信息的全流程管理,將有效解決確權、用權、維權等方面痛點,為數字版權的保護、管理和安全交易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持。“因此,出版業要加強對前沿技術的研究和創新應用探索,加快5G環境下的新業務布局。”

 

“數字技術的應用能力是體現現代出版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標志。”劉東杰表示,要依靠內容創新、技術創新、模式創新,推動紙電融合、紙網融合、數字出版與智能化教育融合、閱讀終端跨界融合,打造全媒體教育出版服務體系,為學生開發高質量內容、個性化智能化學習工具,以滿足讀者高效學習、個性學習、全媒體學習的需求。


圖2.jpg

疫情期間,山東教育出版社“小荷聽書”有聲讀物出版閱讀平臺在微信公眾號開設“電子教材”專欄(山東教育出版社供圖)


“技術賦能對于出版業融合發展是起建設性作用的。”周志穎告訴記者,夢想人曾和濟南出版社合作推出國家標準AR地理教材,讓學生學習地理時不再覺得晦澀難懂了,并提升學習興趣。周志穎認為,疫情之下催化出更多的用戶需求,用戶畫像將會更加明朗,出版業也會將優質內容進行更加精準的呈現,融合出版的未來是可期的。“伴隨著5G時代的到來,未來可視化閱讀將會成為主流,AR作為可視化呈現效果最好的技術之一,效果顯著、成本較低、用戶體驗感好、可傳播性強,適配95%以上的出版物。”

 

“疫情使得數字出版平臺,特別是移動端平臺在特殊時期成為群眾獲取信息和知識的‘聚焦地’,將進一步推動出版業融合向縱深發展;進一步優化和完善數字出版流程;進一步拓寬線上發行渠道;進一步提升傳統出版企業數字出版品牌的影響力。”宋秀全說。

 

王飆則表示,出版業要做好融合發展的戰略規劃和頂層設計,在疫情結束之后,仍要持續加快推進融合發展,切忌疫情過后就有所松懈。

 

 

河内5分彩属于什么彩种 2006年上证指数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彩吧论坛福彩3d预测总汇 浙江舟山体育彩票飞鱼 北京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赌场赢多少钱上黑名单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 上海体彩11选五玩法介绍 内蒙古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手机彩票投注平台赚钱 河南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甘肃快3走走势图一 福利彩票网上在哪买 黑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宁夏11选5购彩 陕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